【燕小乙读史】看汉朝民间和宫中两起奇葩逼婚如何改变历史

2017-10-09 09:50   扬州号  

还在为你妈逼你结婚而发愁吗?一起看看汉朝的老太太把女儿都逼到什么份上,或许你就释然了。

汉文帝时期,槐里,就是今天的陕西兴平市有一位老太太,夫家姓王,生有两女一儿。两个女儿个个明艳动人,貌美不可方物。一天,老太太找人为子女算命,算命先生一抹胡须,说:“你的女儿都将是大富大贵之人。”老太太一听很高兴,但是很快反应过来:自己的大女儿已经嫁人,不过嫁了个小门小户,孩子都有了,眼看着一辈子就要这样了,又有什么富贵可言?

你猜,这个时候老太太会怎么做?怒睁圆眼柳眉竖,指着算命先生骂:“骗谁呢?”还是先捺住不发,回去絮絮叨叨数落女儿?都不是!

老太太火速把女儿抢回了家。小两口想来感情不差,女婿当然不同意啦。《史记》上说:“金氏怒,不肯予诀”。诀,乃决绝。眼瞅着这故事发展下去又是一出孔雀东南飞,但是世事的发展往往太过出人意料,真实的故事比小说更让人猜不到结局。而这个结局,在汉家皇宫,只是一个序幕的开始。

女婿再难以置信,哭天抢地都没有用。不知道用什么路子,老太太又火速把女儿送进了太子宫中。你有本事闹腾,你有本事敲太子殿下的大门要人!这位再嫁的王大姑娘,就这样独得太子专宠,相继生下三女一子。当儿子还在肚子里的时候,王大姑娘,此时应该叫她王美人,觉得势必不能隐瞒太子,所以娇媚而羞涩地据实禀报,说自己梦见太阳投入怀中。太子一听很高兴,说:“这是富贵的先兆。”现在看,自那时候起,王美人就计划着下一盘很大的棋。

不知道这些是不是老太太亲手指导的,总之可以看出,王美人的功力较母亲也不输多少。不久,这个男孩呱呱坠地。坠地的时候,他的身份已经从太子的儿子转变成了皇帝的儿子。如果说这已经是贵不可言,那就错了——这还远远不够呢。这个孩子就皇帝而言,已经是第十个儿子。非长非嫡,母亲还是再嫁之人,传统意义上来说,这孩子和当皇帝基本上无缘。

就在这时候,为娘的王美人果断出手,做了三件事:

第一件,又是她妈妈逼的,召唤自己的妹妹进宫共侍一夫。姐妹齐心,其力断金。这一行为后来被不断效仿,燕瘦环肥,莫过如此。赵飞燕引荐了亲妹子赵合德,杨贵妃则是捎上了一众姐姐。

第二件,和大姑子结娃娃亲。大家不要小瞧这桩近亲婚姻,这里面的水可深可深了,并且还给我们的社会新闻版面贡献了一个非常好用的成语——“金屋藏娇”。王美人的大姑子就是当时赫赫有名的长公主,名字也非常彪悍,叫嫖,地位更是卓然。太后最宠爱的女儿,皇帝唯一的同母姐姐。权倾一时,无人能捍。地位都这么高了,人家也没有闲着享福,而是为了加固自己的地位,积极谋划了两件事。而这两件事自相矛盾,恰恰让王美人钻了空子。

第一件是为皇帝弟弟介绍美女,这似乎是汉朝公主们的惯用做法。这件事她做得很成功,有多成功呢?《史记》上说:“诸美人皆因长公主见景帝”,一众美人都是因为长公主的引荐得以见皇帝。但是这就得罪了人,得罪了谁?当然是其他美人嫔妃们啊。得罪的程度,视她们得宠的程度、头脑的清醒程度不同而不同。

被得罪的最深的一位叫栗姬,当时的身份是太子的妈妈。刚刚前面说了,王美人的儿子排行第十。当时排行前三的儿子都是栗姬一人所生,从这个身份就可以看出她曾经很是得宠,所以她的怨气最深重;再加上她虽不是皇后,却是太子的妈妈,所以她也很敢表达自己的不满。一次,汉景帝觉得身体很不舒服,突然很难过地想到了死,就语重心长地托付栗姬道:“我百岁之后,你要善待其他妃子和她们的儿子啊。”考虑到栗姬是太子的生母,太子一旦登基,她就是太后,再考虑到汉朝自吕后起数位太后的权势与作为,这样的托付是很有必要的。但是栗姬不但没有答应,而且气呼呼地说了很多不中听的话。刘启对栗姬很是失望,但是隐忍没有发作,把一切放在心里。

嫖公主要做的第二件事做得就很不成功了,她想把自己的宝贝女儿——阿娇嫁给太子,希望女儿日后能当上皇后。 她的女儿后来确实是当上了皇后,却不是以这种方式。太子的妈妈栗姬出于怨愤,果断地拒绝了她。嫖公主,地位仅次于皇帝皇后,鉴于当时皇后的位子空缺着,她就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。她彻底地怒了:你不娶我的女儿,那就让娶我女儿的人当皇帝!

于是,王美人再次出手了。面对总是给丈夫送美女的大姑子,她曲意迎合,百般讨好,经常和大姑子各自带着孩子一起唠嗑话家常。

一日,长公主抱着王美人的儿子问:“彘儿长大了要讨媳妇吗?”小孩当然说:“要啊。”长公主于是指着左右宫女侍女百多人问:“想要哪个啊?”小孩都,说不要。最后,长公主指着自己的女儿陈阿娇问:“那阿娇好不好呢?”小孩偷看了母亲一眼,见母亲微微点头,于是就笑着回答说:“好啊!如果能娶阿娇姐姐做妻子,彘儿一定造一座金屋子给她住。”这孩子,太会说话了,这就是成语金屋藏娇的由来。

这个聪明绝顶,继承了外婆的野心和妈妈的城府,加之演技超群的孩子,后来有了一个更为世人熟悉的称呼——汉武帝刘彻。

于是,6岁的刘彘与10岁的陈阿娇订了婚。之后的任务就像是递交给了长公主了,她天天在皇帝弟弟面前讲栗姬的坏话,什么令人讨厌来什么。汉朝的皇帝最讨厌巫蛊之类的东西,她就说栗姬在姬妾们聚会的时候让侍从在美人们背后吐口水诅咒。这种坏话放在今天近似于玩笑,但在当时,结合栗姬一贯的所作所为,汉景帝听了是非常生气的。他一忍再忍,把这些都放在心里,隐而不发。

不满在皇帝的心里酝酿已久,现在只差一个导火索,王夫人趁热打铁,果断地出了最后一击:第三件事就是她背地里叫人拥立栗姬做皇后。拥戴下任皇帝的生母荣升皇后,大概是大臣们能想到的最讨巧的事了。于是马上就有大臣站出来说了:“子以母贵,母以子贵,现在太子的母亲还没有得到封号,应该立为皇后。”可怜这个大臣只看到冰面一片平静,不知道冰面下面水冰相博,暗波汹涌,暗藏杀机。话音刚落,就被景帝以一句:“是而所宜言耶?(这话是你能说的吗?)”拖出去斩了。

太子由此被废,栗姬郁郁而终。后面的故事,大家就都知道了。7岁的刘彘改名刘彻,被立为太子,他的生母王夫人王娡,也就是开篇老太太改嫁的女儿,凭借祖孙三代过人的手腕当上了皇后,成为中国历史上第一位通过改嫁当上皇后的平民女子。汉武帝即位以后,王皇后升级为掌握实权的皇太后,连早已去世的老太太都被追奉为平原君。果然是富贵逼人,贵不可言。

后来刘彻在位54年,阿娇立为皇后又被废,晚景凄凉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老太太和长公主两个逼婚的娘,一个逼婚不嫌晚,先逼离再逼嫁;一个逼婚不嫌早,逼婚从抱在腿上的娃娃抓起,结局却大不相同。所以,说逼婚有风险的,结婚需谨慎。

被逼的姑娘小伙也别着急,看看两千二百多年前的妈妈们,下至普通老太太,上至皇家长公主,都是这德行,咱们爸妈可真真是一点都不过分!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