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治城先治水”·专家谈丨扬州缘何将“治水”放在优先位置

2019-06-23 08:24   一本政经news  

编者按

6月18日,投资逾五亿元、历时两年多兴建的瓜洲外排泵站主体工程经专家监测,顺利完成抽水机泵启动试运行,扬州城市防汛排涝能力将有很大提高,主城区防洪排涝标准将由此前的不足10年一遇提高到20年一遇。这是我市确立“治城先治水”建设发展理念,大力度推进“不淹不涝”“清水活水”“亲水近水”“节水护水”城市建设取得的阶段性成果。今起,本报推出“治城先治水”系列报道,从“专家谈”、“图片看”和“百姓说”角度,回望扬州近年来的治水历程、治水工程,推动“不淹不涝”城市建设不断深入,敬请关注。

6月18日,被誉为扬州“城市安全第一工程”的瓜洲外排泵站成功试运行,主城区防洪排涝标准提高到20年一遇。这一消息引发社会广泛关注。许多市民点赞,扬州坚持“治城先治水”理念,持续推进“不淹不涝”“清水活水”等一系列民生工程,彰显了一座城市的良心,赢得了最大的民心。

如何理解防洪排涝标准20年一遇?“治城先治水”这些年取得了哪些成就?本报记者走访水利专家俞长健,探寻近年来扬州治水的历程。

城市治水,最佳途径就是沟通水系、引入活水  

“瓜洲外排泵站的建成,对扬城防洪具有里程碑意义。”在瓜洲外排泵站自动化控制室,市水利局副调研员俞长健盯着显示屏上不断变化的水情水势信息说,有了先进的工程措施加智能系统治水,扬城防洪安全终于可以舒一口气了。

俞长健在水利战线工作38年,对城市防洪排涝、防汛防旱有着丰富的经验。他说,扬州自古以来依水而建、缘水而发、因水而兴,长江、淮河、大运河在这里交汇,可以说扬州“头顶一盆水(高邮湖)、腰挂一桶水(淮水过境)、脚踩一条龙(长江)”。历史上,水造就了扬州数度繁华,但扬州也承受着水带来的压力。

“治水的根本,就是要服务经济社会发展,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。”俞长健介绍,自明朝万历年间“分黄导淮”后,淮河70%的洪水在我市过境入江,扬州“头顶一盆水(高邮湖)”,成为国家防洪等级最高的城市。所以,“治城先治水”对扬州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。

解放前,扬州境内水灾频发。解放后,党委政府组织兴水利、除水患,实施淮河入江水道整治,破坝建闸,疏浚理直大运河,新建江都水利枢纽,同时加固长江大堤、开挖沿山河等,持续提升城市的防洪保安能力。

但是,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,城区人口越来越密集,城区老河道填埋较多,之前的地下管径标准较低,强排能力不足,城市治水不断面临新挑战。

“有一年汛期长江大潮,市领导调研城市防洪排涝工作,在瓜洲闸现场看到江水从闸门缝隙挤进城市内河,大家心惊肉跳。”俞长健说。

水患不除,扬城不安。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深入调研,与水利、建设、环保等部门的负责人和相关专家研讨并形成共识:是城市最基础的设施,是扬城当前最突出的问题之一,必须把“治城先治水”放在优先突出的位置,并且明确了“外防、内排、治淮、活水”八个字的治水方略。

俞长健说,城市治水,需要系统思维,扬州城区北高南低中间洼,极易形成内水积涝难以外排,历史原因也造成不少河道水系断头,解决的最佳途径就是沟通水系、引入活水。

2015年秋,扬州“九闸同开”,图为其中的黄金坝闸。 资料图片

治水是一项系统工程,更是城市建设的基础工程

俞长健说,扬州治水最大的亮点是采取了系统思维,“两条腿走路”。

治水先活水。我市从润扬河建设、邵伯湖切滩、扬州闸改造到建成瓜洲外排大站;从黄金坝闸、平山堂泵站建设到新城河综合整治……疏通城市脉络,全面盘活城区水系,就是要让水活起来。

2015年秋,扬州举城同庆建城2500周年,其中一个重要仪式就是贯通城区大部水系的“九闸同开”。

九闸同开,首次实现了瘦西湖水系与西部水系的“牵手”。俞长健见证了这一系列历史瞬间。

他说,这次大水系的历史性“牵手”,意味着较短时间内,可让高邮湖、邵伯湖水进入扬城,通过扬州闸引进活水进入古运河,再通过黄金坝闸和便益门闸引流进入瘦西湖,然后,通过地下顶管至平山堂泵站上输至沿山河,最后经沿山河各闸站送达宝带河、新城河和赵家支沟,实现古运河以西主城区90平方公里范围内全长140公里的35条河流活水全覆盖,将污水区域河道换一遍水。

“治水,不是把水排出去那么简单,它是一项系统工程,更是城市建设的基础工程。”俞长健举例说,扬州实施的“清水活水”工程,目的是既要疏通河道和水系,让水活起来、流动起来,更要雨污分流,把污水送到污水处理厂处理,消除污染源,实现水的综合利用,减少水的污染和危害。近年来,我市拿出城市黄金地段,规划建成了一大批城市公园,形成了“海绵效应”,下雨时吸水、蓄水、渗水、净水,需要时将蓄存的水“释放”出来,涵养城市绿岛湿地。

“不淹不涝”工程是把尺子,衡量老百姓的幸福感

法国著名作家雨果说:“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。”

政府建设城市、管理城市、服务市民……一切都离不开“民生”二字,但如何决策以及如何实施,这就是“做什么”和“怎么做”的问题。

如果一座城市看上去光鲜亮丽很现代,但对于埋在地底下、跟百姓生活关系很密切的城市硬件,非要等问题暴露出来以后才重视,这不是老百姓所希望的。扬州把“不淹不涝”工程作为一项重要民生工程来对待,表现出管理者对这个方面工作确实高度重视。

怎样才能算得上“不淹不涝”?俞长健说,住建部对积水的定义标准是,1小时降雨40毫米,两小时排不尽,才算积水。2015年8月,扬州遭遇了50年一遇的最强暴雨,城市排水经受住了考验,达到了“不淹不涝”的标准。

2011年,我市把建成“不淹不涝”城市第一次写进了市委、市政府的民生“1号文件”。随后每年的“1号文件”,都把“治水”摆在民生实事工程重中之重的位置,全面启动“不淹不涝”城市建设,全面启动“清水活水”综合整治三年行动计划,全面实施城市公园体系建设……将洪水挡在城外,把积水排出城去,把活水引进城里,把雨水蓄积下来,把污水整治干净,为老百姓创造更多的生态福利。

作家龙应台曾说过一句话:考验一个城市的现代管理水平,就是在下了一场大雨之后。管理水平比较高的地方,地面只是湿一点;但是管理水平比较低的地方,到处都是积水。当瓜洲外排泵站建成后,我们已经有信心说,扬州的主城区防洪排涝标准从此提高到20年一遇,“外防、内排、活水”的城市防洪圈已初步形成。

城市防洪排涝标准20年一遇意味着什么?

“防洪排涝标准20年一遇,是指设计频率为5%。通俗一点解释,假如日降水量最高100毫米(大暴雨级别),100年内发生了5次,那么这就是20年一遇。如果当天雨水能够在两小时左右完全排掉,那城市防洪排涝就达到了20年一遇的标准。”俞长健说,根据“城市防洪规划”治涝标准,扬州市中心城区治涝标准为20年~10年一遇,20年一遇的防洪排涝标准基本能够保障城市安全。

俞长健认为,一年365天,城市防洪接受考验的时间也就那么几天,“市委市政府实施的一系列‘不淹不涝’城市建设工程,平时也许离我们很远,但每到下雨时,这些工程措施就成了衡量城市管理水平的一把尺子,衡量出扬州老百姓满满的幸福感、获得感。”

通讯员 黄海涛 徐敏

见习记者 马惠敏 记者 周晗

编辑 于彬彬
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