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扬州中草药故事】果香清溢的扬州香橼,还是一味治病医人的良药

2019-11-08 21:52   扬州发布   张庆萍

扬州发布记者 张庆萍

每逢中秋之后,扬州街头巷尾就会有三三两两挎着竹篮卖香橼的老人。

黄澄澄的香橼,滚圆饱满,堆放在竹篮里,煞是喜人。

住在老城区里的老扬州,习惯在这时买上几个摆放在房间里,享受它们散发的一个冬季的清香。

黄澄澄的香橼

扬州名人钟情香橼,汪曾祺赞“橼”谐音圆,取其吉利

人们都知道柑、橘、柚、橙,香橼长得与它们都像,不同的是。那四种都是可以食用的水果,而香橼则是一种可供观赏的水果。爱吃的扬州人并没有因此而“嫌弃”它,反多了一分特别的偏爱。扬州籍作家汪曾祺对香橼颇为钟情,有好几篇文章曾提及它。他在《岁月朝供》中写道——“画里画的、实际生活里供的,无非是这几样:天竹果、蜡梅花、水仙。有时为了填补空白,画里加两个香橼。‘橼’谐音圆,取其吉利。”

扬州盆景大师林凤书老先生曾在一篇《鉴庭先生回乡偶记》中回忆前往扬州名中医耿鉴庭扬州家中的情景,其中特别提到了耿家小院里种的香橼。“耿宅东部后院种有枇杷、香橼、黄杨等树木,还有些兼可入药的花草,有时配中药需要药引,随时可取,十分方便。”

老百姓爱其果香,每年都会买来打发漫长的冬季

寻常的扬州老百姓,因它的香,它的名,也总在心头记挂着。到了晚秋,买上几个回家摆放着,闻着脉脉的果香,打发着漫长的冬季。

家住李典镇的王爷爷,家里有棵长了10多年的香橼树,每年都会结四五百个果子,除了放一些在家里,送亲戚朋友,其余的都带到城里一个个卖掉。王爷爷说:“香橼好闻不好吃,长得又慢,我们那儿种的人越来越少了。”

在城区,仁丰里有座私家庭院曾长有一棵百年的香橼树,年年都能结出几百个果实,由于树枝伸出院外,吸引了很多游客前来观赏。遗憾的是,那棵香橼树在7年前生病死亡,只剩下一个树桩“留个念想”,为弥补这一遗憾,园主人特地从苏州购买了另一棵香橼树在院内种下。

汶河小学北柳巷校区两棵高大挺拔的香橼树,成了孩子们最好的写作素材。“这些小白花一定是热坏了,它们相互点着头,随风一起飞到了地上。香橼花托上开始结出一个个小小的香橼,开始只有黄豆大小,渐渐地长大了,这些乒乓球大小的香橼,一个个黄澄澄、圆溜溜的。”三年级小学生倪思源生动优美的文字,打动了不少大人的心。

老中医重其功效,香橼是一味治病医人的良药

在从医50多年的张锡元老先生的眼里,香橼则是一味治病医人的良药。张锡元说,香橼入药,由古至今。

他介绍,香橼,又称枸橼,是味中药,其干片有清香气,味略苦而微甜,性温,无毒。有理气降逆;宽胸化痰功效,主治胸腹满闷,胁肋胀痛,咳嗽痰多

古今医书中有诸多记载,《本草拾遗》:“去气,除心头痰水。”《滇南本草说》:“(治)痰气咳。煎汤,治下气痛。”《本草通玄》:“理上焦之气,止呕逆,进食,健脾。”《医林纂要》:“治胃脘痛,宽中顺气,开郁。”《本草再新》:“平肝舒郁,理肺气,通经利水,治腰脚气。”《本草省常》:“下气,消食,化痰,解酒。散愤满之气,除恶浊之气。”

张锡元说,香橼服用方法,可煎汤内服,或入丸、散。需要注意的是,气虚、阴虚血燥之人忌服,正常人也不可多用。如《本草通玄》载“香圆(橼)性虽中和,单用、多用亦损正气。”

编辑   金杰

0 条评论
来说两句吧。。。
最热评论
最新评论
来说两句吧...
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加载中。。。。
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