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龙眼】硕士自杀,海归拉黑父母……错在他们没有一本“错题集”!

2018-02-05 23:30   扬州号  

作者:王玉龙

犯错不一定受到惩罚。

不犯错不一定不被惩罚。

有些错会成为教训,叫你不再犯同样的错;

人不可能不犯错,只是没到犯错时,

到了,很可能铸成大错,甚至是要命的错。

1

“我去死了,自杀的。

在武汉玩了一年,什么事都没做。

没什么遗产留下,借了一屁股债,不会还了。

我太幼稚了,大人和我说的都是对的。

可惜我明白太晚。都是我自己的错,对不起……”

这是一条年仅25岁的生命,留给父母的最后遗言。

他叫罗正宇,湖北农家子弟,研究生毕业一年半。

1月29日凌晨,在武汉一家小旅馆,他上吊自杀。

硕士毕业前,罗正宇一直很顺。

2010年,他考入武汉理工大学,6年本硕连读,成绩优秀,曾获“三好研究生”。

2016年毕业后,应聘到一家央企,从事城轨建设。

签约后,他被派往杭州一项目工地锻炼,月薪6000元。

父亲罗立军是个民工,很为儿子的职业骄傲。

但他不明白的是,儿子才干了半年,却不顾家人反对,辞职了。

辞职回到武汉,一年中,无工作,无收入,靠网贷度日,流浪于小旅社、网吧。

1月30日,原本是父亲跟他约好,一起回家过年的日子。

但在这前一天,他却走上了绝路。

这之前,儿子读书好,听话,没让罗立军操过心。

遗言中,罗正宇说“都是我自己的错”,这个错是辞职,是后来陷入网贷。

先辞职,又欠下10多笔共6.2万元网贷,从没有犯过错,到一错再错,他崩溃了。

没犯错之前,也许不知道辞职是错,借网贷是错。

但犯了错,去自杀,则是错上加错。

2

6.2万元,远不算一笔巨款,他却把这个错看得比命还重。

为什么?

或许从小到大,他没犯过什么错,他害怕犯错;

或许他始终处于父母的包裹之下,他没机会犯错。

前《新周刊》总主笔肖锋说:

三流父母当保姆,二流父母当教练,一流父母当陪练。

中国父母的角色呈现两个极端:

要么当保姆,吃喝拉撒全包;

要么当教练,干这干那,父母是总指挥,一切尽在掌控。

很多时候,这两种极端角色,中国父母兼而有之。

最近网络热传的北大留美学子,笔名秋岸,写1.5万字长文自曝:

12年春节不回家,拉黑父母6年!

他把自己与家庭决裂的根源归结为,父母对他的控制和过度关爱。

从小,父母不给他犯错的机会;

长大了,他把爱变成怨,对父母犯错。

人,生来不怕犯错,婴儿是天生的探险者,不会恐惧犯错。

只是后来,或被父母包裹,或受是非评判影响,他没机会犯错,或不敢犯错。

世间只有害怕犯错的人,没有不犯错的人。

怕犯错,会怯懦,不作为,固步自封。

人没犯过错,怎么知道如何避免犯错?

就像没有失败哪有成功,没有错误又何来正确?

3

曾经有一篇报道,记者采访7名高考状元,问他们有什么学习诀窍?

其中,有4人拿出一个本子——错题集。

顾名思义,错题集就是收集错题的,对每一道错题,做纠错“三部曲”:

一是用红笔标出错误之处,二是写下正解,三是归纳出错误类型和失败原因。

通常,错题呈现逐步递减的过程:

开头一两个月,收入错题集的题目一个接一个,每天要花不少时间;

半年以后,需要“登记”的错题就越来越少了。

错题不断减少的过程,就是学习不断进步的过程。

一个人的成长,同样需要一本“错题集”,把错误和失败收入其中,

勇敢面对,分析原因,寻找对策,不断纠正错题减少错题,走向成功。

父母也会犯错,更何况孩子!

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,不犯错误怎么知精彩。

包办孩子的一切,控制孩子的一切,剥夺孩子犯错的机会,是父母最大的错。

诗人纪伯伦说:

“你的儿女,其实不是你的儿女。

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。

他们借助你来到这世界,却非因你而来,他们在你身旁,却并不属于你。”

所以,一流父母只会当陪练,不要当教练,更不要当保姆,让孩子经历他该经历的。

否则,今天,你不让孩子犯的错,明天,他会加倍犯错。

编辑:凌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