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王小见】扬州春晚首担重任 小见偏爱刁钻晴雯

2018-02-07 00:02   扬州号  

作者:王鑫

昨天晚上,彻夜难眠。

因为扬州举行了年终表彰大会暨联欢晚会,简称“扬州春晚”,市领导纷纷出席,为那些过去一年来,为扬州城市发展做出卓越贡献的功臣们颁奖,此后还有盛大的文艺演出。

这种晚会,在过去的很多年里,小见是连进去看的资格都没有的。

今年不一样了,小见坐在观众席中,满满都是自豪感。因为整台晚会的主持词,包括文艺终身成就奖、十大扬州好人,包括文明城镇的颁奖词,特别是整台晚会的串台词,都是小见写的!

你们是不是都吃惊得昏厥过去了?

毕竟,小见还是个宝宝。小见这才多大啊,竟能驾驭如此盛大的晚会吗?更何况,整台晚会的串台词,从家国天下到扬州民众,上至天地下至黎民,主持人的台本流畅自然,既讲政治又接地气,甚至小见坐在下面时,都不由感叹:“这是谁写的呀?写得真好!”

听到旁边那些如潮的掌声,小见还真有点不好意思呢。

说实话,昨晚的晚会很出彩,15个节目,每个都是新创的,别问我为什么知道,因为我从很久前就介入了呀。整台晚会的导演,顾导,扬州城内赫赫有名的大美女,而且能力超强,胆子特别大,这点从她敢用我来写台本就可以看出来了。

这段时间,顾导经常打电话给我,说小见啊,节目又有调整了,你赶紧把台本再重写一下吧。有次我还在开会,顾导就用那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,你在开会啊?你现在可以分神了,把改动的台本想一想……我跟你们讲,就是这么霸气!不霸气也拿不下这台晚会!

诚然,辉煌已然过去,小见已经准备开始洗心革面,开始等待过年了……毕竟,小见不是一个喜欢躺在功劳簿上睡觉的人。

说起写晚会串台词,小见现在能够比较轻松地驾驭,还是和以前的一段往事有关。以前小见认识一位仪征的诗人,姓吴,他平时的工作就是写写台本,当然了,那些晚会无法和扬州春晚相提并论。有时候,他半天也写不出,小见拿过来,哗哗哗十分钟就搞定了。所以说,小见写台本,那是有史可溯的,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,啥都不懂,拿着笔就上去写了,那样可是要出事的。现在这个诗人,弃文从商了,开了一家牛肉面馆,听说是很好吃的,只是小见一直处于囊中羞涩的状态,所以并没有尝过诗人下的面条,会不会吃出盎然的诗意来。

说回这次春晚,既然是春晚,小见就想,主持人出来后,总要说上几句话吧,表示鸡年走了,狗年来了,所以就写了:“雄鸡唱罢九州欢,瑞犬吠迎四海安”之类的,本来还写了一句,如今真是“鸡犬相闻”的时代啊,但是这最后一句立刻被领导们修改掉了,什么鸡犬相闻,意思差不多就行了。

这就是才疏学浅啊,好比在这一回的《红楼梦》中,贾宝玉就是因此,受到了薛宝钗的讥讽。

事情还要说到前几回,元春回来后,命贾宝玉等人为大观园题诗,写到怡红院时,贾宝玉写了“绿玉春犹倦”一句,薛宝钗何等的冰雪聪明,她立刻指点说,元春不喜欢红香绿玉,改成了怡红快绿,你还在这里不撞南墙不回头,偏偏要写个绿玉?贾宝玉急了,就问那怎么办?薛宝钗就说,改成绿蜡。宝玉又问,绿蜡可有出处?宝钗就笑他,幸亏你今天在家里,要是将来金殿对策,你连赵钱孙李都忘记了呢!绿蜡,不就是出自于“冷烛无烟绿蜡干”嘛!虽然是一个典故,但是宝钗的话已经透露出,她希望将来的宝玉,是能够“金殿对策”的,而走上仕途,恰恰又是宝玉最为讨厌的。

同样是帮人,林黛玉的帮忙又是另外一种方式。她那天原本是计划大展身手,写上十首八首的,但是元春没有给她这个机会,毕竟你也不是元春一手带大的,所以林黛玉心里憋得慌,看到贾宝玉来不及了,干脆就帮他写好了一首,“搓成个团子,掷在他跟前”。你看看,一个掷字,就显出这个姑娘的脾性,干脆把不屑写在脸上好了。也就是宝玉了,慌不择路,这回也就病急乱投医了。

这一回,就因为上回的典故,三人在房中嬉闹,原本的状态,是林黛玉和贾宝玉都躺在床上的,之前就有人读到这一段,思想很不纯洁,说贾宝玉和林黛玉在床上了。怎么了呢?怎么就不能在床上吗?床和桌子,和椅子有什么区别,是不是在桌上就没问题,在床上就不行了呢?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,反正小见如此纯洁的小灵魂,是觉得没有什么的。

(网络图片)

都说《红楼梦》是一本好玩的书,主要在于每个人物都很鲜活,除了那些小姐,还有丫鬟们。小见最喜欢的就是晴雯了,小见之前就说过,对新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没有任何好感,唯一觉得贴切的,就是杨幂演的晴雯,那种美得有些刁钻,美得有些刻薄的小模样,正合小见心意。那么,在原著中,晴雯的形象,一定也是很多丫鬟中,最出彩的之一。

很多人都认为,晴雯是黛玉的影子。小见不这么认为,小见认为晴雯和黛玉有着云泥之分,晴雯是云,黛玉是泥。晴雯的尖酸刻薄,那是赤裸裸的,是写在脸上的,是惹人喜欢的。黛玉的尖酸刻薄,是憋在心里的,是需要别人揣测的,说白了,就是作!

(网络图片)

这一回里,就有晴雯的精彩表现。宝玉回房,看到麝月在房间里自己抹骨牌,宝玉问她,你怎么不跟她们去玩?麝月说:“没有钱”,这三个字真得我心,因为这也是小见经常挂在嘴边的话,对于小见是现实,对于麝月并非如此,因为宝玉说了,床底下的钱,你尽管拿去,别的丫鬟不都是这样的嘛。其实,这是麝月看袭人不舒服,自己在这里看着。多好的一个姑娘,难怪袭人出嫁之后,说了“好歹留着麝月”。

这边宝玉帮助麝月梳头,晴雯“忙忙走进来”取钱,你看多有意思,好像是她自己的钱一样,“忙忙”两字真是用得精妙。看到宝玉为麝月梳头,嘴上就来了:“交杯盏还没吃呢,到上头了。”读到这里,真是令小见喜欢啊,多刻薄的一张嘴啊!这哪里像丫鬟对主子说话的姿态啊!精彩的还在后面:“说着拿了钱,便摔帘子出去了”。一个“摔”字,又显出她的性格是如此的女汉子,小见对她的喜欢更入几分。宝玉见她出去了,就说:“满屋里就只是他磨牙”,哪晓得呢,晴雯又冲进来了,还说:“我怎么磨牙了,咱们到得说说。”也就是说,她根本没有走!她就站在门外,听宝玉有没有讲她的坏话!

可爱之极!可爱至极!小见对晴雯,也是喜欢至极!

编辑:凌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