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燕小乙读史】热气氤氲中,带您感受扬州澡堂的前世今生(下)

2018-02-12 10:51   扬州号  

上回我们说到扬州沐浴真正蔚为风气,形成了自己独有而固定的流程,是在清朝。

那么,清代的扬州人是如何把洗澡能带给人的享受发挥到极致的?我们这次接着叨!

据清朝人林苏门记载:清代,扬州城内外澡堂数以百计。扬州沐浴业之兴盛,由此可见一斑。

清代“浴池之风,开于邵伯镇之郭堂。后徐宁门外之张堂效之,城内张氏复于兴教寺效其制以相竞尚,由是四城内外皆然”。

所谓“张堂”,就是姓张的老板的开的澡堂子,老板叫张步瑞。

澡堂起名为——“不垢池”,名字生动形象又有禅意。

其实论起名,澡堂老板家的名号谁也不输谁!

如开明桥那有家小蓬莱,太平桥那有家白玉池,缺口门那有家螺丝结顶,徐宁门那有家陶堂,广储门那有家白沙泉,北河下那有家清缨泉,东关那有家广陵涛,这些都是留下名字的行业领跑者。

城内多,城外也有。其中以坛巷那儿的顾堂,北门街的新丰泉最为有名。

那时候,男子迎亲前晚,定是要好好洗把澡的。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,这一夕入浴的费用也不便宜,动辄费数十金。

要说澡堂子一年之中生意最好的时候,就是现在这个时候了。春节前夕,无论贫富之家,必会洗把澡过年,浴室营业因此延长至半夜。

池小人多之时,卫生条件也要差些,水已邋遢成"米汤"色了。因此,除夕浴谓之“洗邋遢”。

除了大冬天,别的时令,洗澡也是有讲究的。

例如端午节,澡堂往往将一些中草药煎好后放入池内,可以预防疥疮。待客人前来沐浴,洗过"百草水",则预示一年到头,健健康康,诸事如意。

老扬州的浴室门口都要挂一个灯笼,中午点亮,凌晨吹灭。一点亮就是告诉顾客,本浴室开张了,一目了然。所以扬州有句歇后语是:“澡堂的灯笼——天天挂”。

浴客来洗澡,要有个地方脱衣服、休息,这里也有普通和中高档之分。

普通间在两边,炕位也比较短,一般只宜站着,但澡资很便宜,是为“站箱”,适合天天洗澡的劳苦大众,洗去一天的辛劳。

稍好些的炕位长一点,衣厢在座位四周,脱穿方便,人也可以躺坐休息,“环而列于厅事者为座箱”。

再高档些则是所谓"暖房",也就是今天的"雅间"。厅虽小却很精致,可睡可躺,又靠近头池的炉灶,是为“暖房”。

房如其名,热气氤氲,暖气十足。在没有空调暖气的明清时代,一入暖房,寒冬顿忘,那叫一个适意。虽然收费也高些,但仍受上层人士的欢迎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这种和今天的洗浴场所相似的休憩和保存贵重物品的方式,渐渐演变,变身为一种更具扬州特色的方式,并且一直流传至今。

步入澡堂,客人要先脱衣脱鞋,跑堂要代为保存贵重物品。

跑堂将客人的衣服叉于客座正上方,用一根油光水滑的叉竿。这个正上方可是距地面3米左右的衣桩,这下可要看跑堂的基本功了。尤其是冬天,皮袍棉裤,重达几十斤,要一竿子叉上,两衣袖和裤脚还要一崭齐。

图片为 现代扬州老浴室

因为要对客人钱物安全负责,叉竿由跑堂特别保管,这便是整个堂口"保险柜"的钥匙。这种独特又安全的保管衣物法,没见识过的人怕是难以想像。

跑堂还会奉上热毛巾给客人擦脸,泡上香茶。

据说,有的跑堂会手拎大铜壶,分三次将茶水倒入杯中,滴水不漏,人称"凤凰三点头",再送上一双木制防滑拖鞋或草席织编的拖鞋。

继续往里走,洗澡用的水池大多是白矾石做的,干干净净、清清爽爽。

清代《望江南百调》词中说:“扬州好,沐浴有跟池,扶液随身人作杖,摩沙遍体客忘疲,香茗沁心脾。”

要是浴客年龄过大,会有人将其搀扶入池,这就是"跟池","人作杖"三个字很形象,说是跑堂像是顾客的手杖。

跑堂大多熟悉顾客习性,像脚如何烫,背如何擦,在池子里闷多久功夫,喜欢不喜欢烫水等,都代为安排得妥妥贴贴,使顾客感到舒心。

据《扬州画舫录》记载:“以白石为池,方丈余,间为大小数格,其大者近镬水热,为大池,次者为中池,小而水不甚热者为娃娃池。”

"方丈余"是指大池一般在 10平米左右。

"间为大小数格,其大近镬者水热为大池"。所谓大池是靠近铁锅最近处,本地人习惯叫“头池”。上面很贴心的设有木格,防止老人和小孩滑进去烫伤,又利于老年人烫脚之便。

过去常有人把浴室称作"混堂",这其实是有来历的。

老浴室的司炉工要把水烧烫,常常半夜就要起来生火。炉膛上有一只大铁锅,就是头池旁边那只盛满了水的大铁锅。

图片为 现代扬州老浴室

炉工把它烧得很烫后,水自然而然流到头池内。这时,二池和娃娃池的水还不怎么热。

那怎么办呢?有一专门负责的人,用一只桶或木棍,将头池与二池搅拌一番,使之冷热混和,这就是澡堂一度叫"混堂"的来历,这种叫法江浙沪通用。

最受老浴客钟情的是大炉膛烧出来的热水和蒸气。暖池内雾气腾腾,这也有说法,叫"水暖气圆"。

也有少数老客喜好睡在木栅栏附近,享受池里涌涌而上的热浪,神似现代桑拿,但较之更为舒服。

暖池里的水热而不太烫,可以将整个身子泡在水里,享受真正的"水包皮"了。娃娃池是温池,孩子们喜欢在此戏水、洗浴。

当客人满面红光的从热腾腾的池子里爬上来,跑堂的会立刻迎上,用热乎乎、松蓬蓬毛巾为其揩水干身,一擦头脸,二擦前身,三擦下身,四擦后背,五擦腿,六擦脚。

擦得轻柔,可谓面面俱到,连耳朵鼻翼都在呵护之列。

客人躺下,跑堂的又以三条大毛巾轻覆其身,一条裹身,两条盖腿。

这时候,客人不免汗淌淌的,有点口干舌燥。

跑堂添茶之余,还会代为招呼捶背、修脚等服务。

其间,常有流动摊贩提篮卖小食,像瓜子、花生、芝麻糖、豆腐干,市郊脆甜青萝卜也很受欢迎。

据《扬州画舫录》记载:“茶香酒碧之余,侍者折枝按摩,备极豪侈。”可见,古代浴室还提供美酒佳酿和按摩服务。

这份舒服,不言而喻。当然,这些是要另付费的。

澡堂还是一个公共社交场所,洗完澡可以品茗、聊天,甚至谈生意。

在通信落后的古时候,浴室还是个新闻发布中心,上至国家大事,下至邻里长短。客人尽可以闭眼躺着,就能听到种种最新消息。

天寒地冻的日子里,或是心情欠佳的时候,抬脚迈步,闪身入扬州老澡堂。里面热气氤氲,恍若另外一个世界。

在这个世界里,你无需耸肩缩手。泡一泡、蒸一蒸、躺一躺,身心熨帖,俗尘概忘。这大概是我们能想到的,冬日里最适意的享受!

编辑 于彬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