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与君谈》第二十一期 · 韦明铧说年——从生命出发的叙事

2018-02-13 18:20   扬州发布  

扬州发布人文对话栏目《与君谈》第二十一期,主持人李蓉君对话扬州文化学者韦明铧,聊一聊年的故事(视频制作:沈文宇)

年是忘忧草,平时的奔忙劳作,都会在过年,化作许多开心的笑;年是开心果,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童年记忆中的欢愉,如压岁钱,玩灯笼;年是甜蜜素,每一次奔向故乡的动力,是团聚、是亲情,是与父母兄长把盏对酌的天伦之乐;年是吉祥花,满城的灯火,五光十色,绚丽夺目。

扬州的年味

瞿斌/文 王征星/图

一年四季,春打头,满满的都是好光景,都是盼头,还有什么比有盼头更令人振奋的呢?

春天的脚步尾随着年来到人间。年的到来,应该从年蒸开始。

扬州人,一过腊月二十,家家户户便开始忙着蒸馒头。馒头都是带馅的,有青菜肉的、萝卜丝肉的、豆沙的、糯米饭的,还有梅干菜的、马齿苋的。口味高低,都在各家做馅人的手艺。馒头要点红,是小孩子的事。有一个点、两个点,还有梅花点,红红白白的,如同日子浮动在蒸蒸日上的水汽中。

年蒸过后,重要的仪式就是祭祖了,老式扬州人家,中堂下面都摆放着条几,用来供祖宗。重视根源,回望来路,这是中国特有的文化,传承为了永续。

对于孩子来说,年的重要的仪式感体现在贴春联。

当然,年的高潮是在年夜饭的团圆桌上。年夜饭又叫“团圆酒”“合家欢”。家中亲人,无论旅途多么困阻,也要千里迢迢赶回来,吃上这一顿。年夜饭像拼图,拼出了一个家的现在,也拼出了一个家的历史。好多人事,在欢声笑语和叹息感慨中,变得清晰生动,而后,深入人心。

从大年初一到正月十五是年轻人和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。扬州规矩,年初一拜本家,年初二拜娘家。初三开始,拜完舅舅拜姨娘,拜完姨娘拜叔伯,一家一家拜下去,拜得个个村头巷口都热热闹闹……一个家,是一棵树。一趟年拜下来,好像从根到梢,把枝枝叶叶都捋了一遍。好多年后,好叫我们知道自己从哪里来。

庙会曾经是年轻人爱去的地方。逛庙会的人,有买货购物的,有看热闹的,还有谈对象相亲的,个个眉飞色舞。过去庙会茶馆戏院还唱戏,唱扬剧、淮剧。扬州有吹唱表演的传统,扬州人也爱看戏,尤其是扬剧。事实上,看戏的人咀嚼的都是自己的人生况味。

正月十五闹元宵。元宵节是年的结尾,可也是春节的最华彩的章节。元宵节吃元宵、燃花灯、猜灯谜,都是一个“闹”字。

扬州人性格偏“南”,骨子里不太会闹。可扬州人有闲,他们非常喜欢看热闹,猜灯谜便是一桩。

“天下三分明月夜,扬州十里小红楼。”据说,这条最早的灯联便出自扬州。

红红绿绿的宫灯挂在树枝上,写着谜语的彩条随风飘。舔着棉花糖的孩子,瞪着眼,他或许正在想,出谜语的是谁啊?这么难!再难的灯谜当然难不住春的脚步,难不住新一年的盼头。